首页 > > 案例评析
  • 应某某诉戈某某健康权纠纷案
  • [2013-09-24]
  •  

    【裁判摘要】

    审判实务中,部分案件因缺少证据或者证据具有瑕疵,而当事人各执一辞,使事实认定陷入困境。此时,法官应积极引导当事人进行举证,并在一定范围内依职权或当事人申请进行调查取证,尽量还原案件的客观事实。在事实确实难以查清的情形下,可利用证据规则确定由相关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难以举证则承担相应法律后果。派出所作为对辖区治安负有管理职责的基层组织,出具的证据材料具有相当高的证明力;在派出所民警在对涉诉人身损害事故调查不违反法律规定,并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而无其他强有力证据进行反证的情形下,询问笔录形式上的瑕疵并不影响其证据效力和证明力。

    【案号】
    一审:(2010)吴民初字第0829号

      【案情简介】

    原告应某某,女,汉族,住苏州市沧浪区湄长新村。

    被告戈某某,男,汉族,住苏州市吴中区苏苑新村。

    原告应某某诉称,2009年10月9月早上8时许,其骑自行车经过被告车库门前道路时,被告突然从车库内把车库门打开,致其倒地骨折。事故发生后,经派出所民警调解未果。现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合计19428.74元。后因治疗未终结,故暂时不请求护理费与营养费,并变更请求支付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合计18055.01元。

    被告戈某某辩称,原告的诉称与事实不符。事发当天,其在车库,看到有辆面包车要通过,就将门掩上点,好让面包车过去。等面包车开走后,打开门时就看到原告倒在车库门西边的草地上。其打开车库门时并没有碰到原告,估计原告是避让先前的面包车不及而摔倒在地。原告倒地后,因周围没有其他人,所以其就将原告搀扶起来。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9年10月9月早上8时许,原告骑自行车经由苏苑新村至苏苑菜场买菜,在其沿苏苑村96幢北侧通道自东向西行驶途中,因外力碰撞摔倒在被告车库门西侧前。事发后,原告搀扶被告,邻居报110,后原告由其儿子及同事送至苏州市立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腰Ι爆裂性骨折,于同月13日行椎弓极内固定+植骨术,同月24日出院。2010年12月20日再次入住苏州市立医院,于同月22日行取内固定术,同月26日出院。首次住院期间,被告夫妇曾至医院看望原告。本次事故二次住院治疗共产生医疗费用57032.53元,扣除医保基金结付外,原告实际直接支付医疗费用17707.01元。

    以上事实,由原告病历、出院记录和医药费收据等医疗材料及当事人陈述在卷佐证,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原告为证明其系被被告突然打开车库门而倒地受伤,且被告对原告因此造成的人身损害具有过错。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1、苏州市公安局110接警单及其反馈单各1份。接警单反映报警时间2009年10月9日11时18分,报警人匿名,报警电话智能公话,用户地址湄长路62幢建华烟杂店,案发地址苏苑新村0号门口;反馈单主要内容为:处警人殷志勇、沈友,民警到场,应某某和戈某某发生纠纷,双方协商;2、苏州市公安局长桥派出所民警于2009年10月10日上午对被告的询问笔录1份。询问地点吴中区苑北居委会,询问人为刘东升,记录人为殷志勇,其主要内容为被告戈某某对事情经过描述,具体为:“10月9日上午9时左右,我从苏苑新村96幢301室下来,到楼下自行车库,那车库位于东面过来第四个,门上包铁皮的。我到车库内放好东西,我准备推开车库门,看到从西边开过来一辆白色面包车,我就把车库门拉上一点,看到面包车开过了,我又推开车库门。这时从东面有一个老太骑自行车过来,看到我开门,急打方向,自行车后轮与我车库门碰到的,老太摔倒在西边一只车库门前的。后来那老太去医院的”,“车库门是外开式的,往东方向开的”。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承认笔录最后“以上情况属实戈某某”为其亲笔所写,但对派出所询问笔录的程序及内容有异议,认为该询问笔录上询问人刘东升是后来添加的,当时由于没有带老花眼镜,所以无法看清笔录内容,是应民警要求签名。为此,被告提供吴中区苑北居委会于2010年11月3日出具的“情况说明”一份,主要内容为:“经双方当事人的回忆,2009年10月10日9时44分的询问笔录之事,当时是在苑北社区的社区民警、户口协管员的办公室内做的笔录,当时在场的是苑北社区民警殷志勇和社区户口协管员徐云芳、沈琴华”。庭审中,被告承认“以上情况属实”为其亲笔所写。

    关于原告是否系白色面包车碰撞而摔倒受伤,原告陈述,其是在白色面包车开过后,才自事发的那排车库前开始骑车,并提供一份监控录像光盘,证明原告是在那辆白色面包车开出苏苑小区门后才进入苏苑新村。但仅凭该份录像难以证明该面包车即为被告所称的白色面包车。被告认为,原告自己提供的病历中明确记载“被车门撞伤”,并提供一份录音记录,称原告之子徐思科曾承认其母在第一个车库门时看到被告车库门是开的。原告就病历记载事宜,认为是当时医生没有听清“车门”与“车库门”,系医生记载笔误。原告之子徐思科对该段录音未能确认是否系其所讲。该录音亦无法证明被告所述属实。

    本院应被告申请,传证人蒋雪珍到庭作证。证人蒋雪珍到庭陈述:(事发)当天其推自行车往小区门口走,走到该通道口时,看见一个老太太(即原告)坐在花坛里,那个白头发的老头(即被告)站在老太太旁边。老太太是如何摔倒的,则没有看见,当时周围也没有其他人。根据该证人证言,只能证明事发后,被告在原告身边,不能证明原告是被面包车门或者车库门所撞。

    经本院至事发地点实地勘查,苏苑新村96幢住宅楼北边设有花坛,花坛北边则为该幢住宅楼的自行车库。花坛与自行车库之间为宽约2.8米的通道,通道长度与96幢住宅楼长度大体相当,被告所有的自行车库门宽约0.7米,其与东边的小区门口大道相距12米左右。该通道为该小区往西的主要通道,通过该通道可以前往苏苑菜场。

    审理中,本院曾多次组织原、被告进行调解,但因双方分歧较大,故调解未成。

      【审判】

    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认为:民事诉讼遵循“谁主张,谁举证”原则,诉讼双方当事人有责任就其请求或抗辩等诉讼主张提供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如若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诉讼主张的,则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诉讼后果。本案中,原告提供的110接警单、反馈单、证人蒋雪珍证言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能够证明本案讼争的人身损害事实的存在,且事发时可能涉及该人身损害事实的人员有原、被告两人。原告之病历、出院记录、住院用药清单以及医疗费票据等能证明原告因此所进行的必要的医学治疗,并且实际所花费医疗费用的金额。原告提供的派出所民警的询问笔录则记载了被告对该起人身损害过程的陈述。由于派出所民警对辖区内的治安管理负有职责,其所出具的证据材料应具有相当高的证明力,除非有强有力反证予以推翻,否则应当予以采信。虽被告对此持有异议,并提供了苑北居委会的“情况说明”。然该“情况说明”的内容,为一年后“据双方当事人回忆”所得,其证明效力无原笔录效力高。派出所所制作的笔录即使如同“情况说明”情形所形成,也从另一方面反映了询问笔录的产生过程,即苑北社区民警殷志勇会同社区户口协管员徐云芳、沈琴华一起就该起人身损害事故向事故一方当事人即被告进行调查的事实,并不能证明社区民警殷志勇在对涉讼人身损害事故进行调查时存在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因此,苑北居委会的“情况说明”仅能反映出询问笔录在形式上存在一定的瑕疵(如在场人徐云芳、沈琴华未签名,而由刘东升签名),但尚不足以否定派出所的询问笔录效力。由此,该询问笔录中反映的被告关于损害情形的陈述对被告具有拘束力。至于被告之后关于原告与汽车相撞的陈述因未能提供足够证据证明,也未得到原告认可,本院对此不予采信。

    被告使用的车库门并无窗户,其明知车库门外经常有车辆和行人经过,但其由内往外开车库门时,未做到合理观察,在开启车库门时致车库门与原告自行车后轮相碰,致原告受伤,故其对原告所受人身损害存在一定的过错。同样,原告明知其所经过车库门系由内往外开启,其在经过该路段时,应当预见到可能存在车库使用者由内往外开门,必须保留合理空间,避免碰擦情形发生。现事发处通道宽2.8米,车库门宽0.7米,即便车库门全部打开,仍有近2米宽的通道,完全能够满足一辆自行车的通过空间,而原告仍与车库门发生碰撞,表明原告未做到谨慎避让,且观察不力,故原告对此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综上所述,本案原告主张的医疗费17707.01元,有相应的医疗费票据证明,其主张的34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也不违反法律规定,本院均予确认。对于本案讼争的人身损害结果,原、被告均负有一定的责任,因此,就原告因此产生的经济损失,应由原、被告按责承担。结合本案实际情况,本院酌定原、被告双方各负50%的责任。

    苏州市吴中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戈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应某某赔偿款人民币9027.5元。

    一审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民事诉讼遵循“谁主张,谁举证”原则,诉讼双方当事人有责任就其请求或抗辩提供必要的证据予以证明,如若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诉讼主张成立的,则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诉讼后果。对于原告应某某举证据是否足以证明本案损害结果的产生与被告戈某某存在因果关系有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中原告确认被告为侵权人的主要证据是原、被告的陈述及公安机关的笔录。但公安机关所做的笔录存在程序问题(一人制作询问笔录),不应采纳;原、被告双方陈述相互对立,原告应某某其他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受伤与被告戈某某存在因果关系,故被告戈某某不应承担相应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中,原告应某某提供的证据已可以证实人身损害事实的存在,且该人身损害事实的当事人即为原、被告两人。事发后派出所的询问笔录则记载了被告戈某某对侵害过程的陈述,虽该笔录制作在形式上存有瑕疵,但在无相反证据推翻的情况下,应予采信。故被告戈某某应承担赔偿责任。另原告应某某自身有一定过错,应自负一定责任。承办人认同第二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1、派出所作为对辖区治安管理负有职责的基层组织,其依职责所出具的证据材料应具有相当高的证明力。考虑到基层组织的人手紧张等情况,民警在社区协管员帮助下一起制作笔录,虽然存在形式上瑕疵,并不能认定其违反法律规定,故在无充分证据予以推翻的情况下,应予以采信。

    2、关于原告应某某受伤是否因被告戈某某开车门所致的问题,根据事发次日被告戈某某在接受民警询问时,其承认先前为让一辆面包车通行,故把车库门掩上,待面包车走之后第二次开门时,看到原告由东往西骑自行车过来,原告看到其开门急打方向,自行车后轮与车库门相碰,老太摔倒在西边一间车库门前。此陈述是事发后其在公权力机关所做的第一次正式陈述,此距离事故发生时间最近,最接近事实真相,可信度较大,被告认可该份笔录上“以上情况属实戈某某”为其亲笔所签,在无相反证据推翻其陈述的情况下应予采信。

    3、公民对其自身的安全负有注意义务,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相应活动。本案中,即便车库门全部打开,仍有近2米宽的通道,完全能够满足一辆自行车的通过空间,而原告仍与车库门发生碰撞,表明原告存在观察不力之情形,故原告对此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

    编 写 人:顾小炜

    报送部门:民一庭

     

  • 返回

苏公网安备 32050602010142号